音乐

唱作人正面“互怼”,《我是唱作人》能盘活华语原创音乐吗?

字号+作者:刺猬公社 来源:刺猬公社2019-04-14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音乐行业之间是存在鄙视链的。他们可能依然不认同对方做的音乐,但是会认同做音乐这件事。刺猬公社|周矗“(曾轶可)她在唱什么?”18岁的王源对着镜头直言,曾'...

音乐行业之间是存在鄙视链的。他们可能依然不认同对方做的音乐,但是会认同做音乐这件事。

刺猬公社 | 周矗

“(曾轶可)她在唱什么?”18岁的王源对着镜头直言,曾轶可的歌很难一直听下去。在歌手内投环节,他把曾轶可排到了最后一名。

不过,曾轶可的歌却唱进了热狗MC Hotdog这位外表彪悍的Rapper心里。“她的歌词写得特别好,有文学性,有诗意,可是又不会太深。”

十年前,曾轶可的出现为当时略显疲软的《快乐女声》带来了极大争议。她的演唱有极其严重的音准问题,但她写出的歌词却又“清新而不做作”。

“七月份的尾巴,你是狮子座;八月份的前奏,你是狮子座。”哼唱着一首《狮子座》,她力排众议晋级全国二十强。评委之一的包小柏留下一句“她留,我走”后,愤然离席。

十年后,她没有了当年的热度与争议,但听众们记得的还是她十年前的《狮子座》。

唱作人曾轶可

和她一样陷入音乐创作瓶颈的,还有“Q音三巨头之一”汪苏泷、“流量艺人”王源、“土味教父”高进等等。他们在不同的音乐领域深耕数年,却始终没有很好的机会去展示新的作品,摆脱这些标签。

以“华语唱作人生态挑战”为出发点,原创音乐竞演综艺《我是唱作人》于4月12日迎来首播。王源、热狗MC Hotdog、毛不易、汪苏泷、梁博、曾轶可、高进、陈意涵Estelle八位风格迥异的唱作人,在首期节目中接受了史上最为残酷的评价。

与《歌手》一片祥和的气氛不同,八位歌手一上来就要演唱竞演曲目的demo,并互相排出上、中、下三等。依据内投排名顺序,在公演上进行1v1的PK,直接决定谁去谁留。

“这是一个很残酷的(赛制),绝大多数的唱作人都不愿意跟某一个人做比较。但是我们就是想把大家逼到墙角,对唱作人来说你要挑战的是谁,你们的风格比较就是你和他,不是大家。你不用做更多的思考,你的思考维度更加直接。” 《我是唱作人》总导演车澈说。

首轮比赛中,“中位圈”歌手王源、汪苏泷、陈意涵分别选择了“上位圈”的MC热狗、毛不易、梁博进行一对一挑战,无一胜出。而位于“下位圈”的高进成了节目中第一位淘汰候选人。

《我是唱作人》的淘汰比率接近50%。在巨大压力之下,一些唱作人甚至在录制现场被逼哭。

车澈认为这种哭是出自对音乐的感情。“我们固执的相信原创音乐是有魅力在的,情感是共通的东西。这个东西装不了假的。”

能让这些知名唱作人直面胜负结果的,是在音综节目中首次出现的全实名制投票制。1V1PK结束后,唱作人不但能看到投票数,还能看到每一张票对应投票人的性别、年龄、职业和地域等信息。

在101位评委团中,有音乐学院的教授和乐评人,也有挖掘机司机和建筑工人。他们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对某一位唱作人的欣赏或厌恶。“高进这首歌是让我在餐厅听到,就可以直接起身走人的。”一位年轻评审说。

用这样残酷的方式,主流音乐观众的喜好或将越发清晰。“我们要把什么是好的流行音乐交给市场,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最大范围的诚恳和真诚。也是因为我们把这种所有的票面全部公开公正,来参赛的唱作人认为我们没有作弊的机会,所以他们才同意这样残酷的赛制。”车澈说。

周杰伦曾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过《以父之名》MV的截图,并评论称:告诉你们我为什么很少听别人的歌,因为我在16年前写的歌,到现在依旧流行。

16年之后,大部分听众仍很难挖掘到优秀的原创音乐作品,取而代之的是出现在各类短视频App上的洗脑神曲。

曾经制作了《中国新说唱》等多档音综的车澈,在与很多制作人、唱作人交流时发现,互联网时代虽然让分享渠道变宽了,但很多人的音乐越来越难被听到了。

另一边,华语原创音乐市场也陷入了“无歌可听”的尴尬。人们走进KTV,周杰伦、林俊杰、陈奕迅等成名20年的歌手仍是首选。

“这是一个奇怪的问题,一边觉得无法分享一边觉得没有得到,所以是不是中间的渠道出了问题?为什么原创新歌的渠道被阻断了?“车澈觉得,这一当下音乐市场的痛点,成就了《我是唱作人》这档新产品的机会。

《我是唱作人》想要讨论一个十分重要,但又一直没有答案的问题:在各类网络神曲泛滥的今天,到底什么才是好的原创音乐?市场需要什么样的流行音乐?

“我们要求八位音乐人他们某种程度是带着自己的答案来的,他们的比赛就是一个探讨的过程。我们希望去讨论,这个市场到底需要曾轶可、热狗还是梁博?如果有这样一场讨论,我们的原创音乐就会越来越好。”车澈说。

节目中出现的八位唱作人,代表着华语原创音乐的不同生态。他们每个人都曾身陷争议,但却都有一个一定要来的理由。

一直被冠以“流量明星”标签,曾被质疑考上伯克利“靠关系”的王源,出乎意料地出现在首发阵容中。坐在热度远不及他的唱作人中间,他显得有些慌张和怯懦。在demo试唱环节,他还出现了失误。

他正在努力走出亿万粉丝为他搭建的舒适区,让自己的原创音乐去面对最真实的评价。

节目播出当晚,王源在微博上像个学生一样,认认真真地总结了自己歌曲的问题。他对于大众以他唱作人身份给出的建议极其珍视,也极其渴望。

流量明星到底能不能唱歌?能不能创作出很好的作品?《我是唱作人》想把这些问题赤裸裸地扔在节目中。

陈意涵代表的则是女团生态。在2018年大火的女团选秀节目《创造101》中,她止步于最后的成团之夜。在这一年里,成团的火箭少女101唱着卡路里成了“国民女团”,陈意涵却也消失在了公共视野中。

“大家可能都不认识我。”第一次见到其他几位唱作人的陈意涵有些拘谨。结束了《创造101》的比赛后,她一直忙于跑通告拍戏,但她一直很喜欢创作。

没有成团的女孩在做什么?她们还能继续留在这个行业中吗?车澈认为,这也是原创音乐生态的一部分。“不是陈意涵,也会是王意涵李意涵,我一定会选择带有男女团标签,但还没有成团的唱作人,我想探讨的是这个生态。”

2019年的原创音综赛道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拥挤。《中国好歌曲》团队打造的《这!就是原创》在三月开跑,米未传媒推出的乐队音综《乐队的夏天》将在Q2播出。浙江卫视的《音乐合伙人》,江苏卫视的《中国乐队》第二季等音综也正蓄势待发。

知名乐评人,资深唱片企划流水纪认为,原创音综的井喷其实很正常。传统音综对老歌的开发已经到了审美疲劳的阶段。而随着音乐版权制度的完善,很多音综中的老歌也陷入到版权纠纷中。

从2016年《中国好歌曲》停办至今,华语乐坛已经沉淀了大量的唱作人,原创能力也逐渐成为了衡量一位歌手的重要标准。在这样的趋势下,原创音综或将进入下一个高潮年。

在众多原创音综中,《我是唱作人》更像是玩了个升级版,把参加竞演的唱作人从素人变成了知名歌手。

《我是唱作人》总监制陈伟认为,比起年轻的唱作人发不出歌,华语流行音乐更大的困境是连知名唱作人的歌都发不出去。

“我们就要把面临到这个行业最大问题的这些典型人物拉在舞台上,试图以最大的勇气去触碰这个问题。一群人的问题反而不是问题,一小群头部唱作人的问题可能才是这个行业最大的问题。当他们的问题解决了,一群人的问题就全解决了。”

那么这一群人的问题,凭借一档音综能够解决吗?

“如果是以近十年为一个时间周期的话,华语乐坛刚好在经历着一个载体革命。就是这十年,我们经历了从卡带,CD,再到MP3,再到手机播放器的转变。近两年的听众已经接受了载体的革命,但这个过程对于内容又产生了一些新的影响。”流水纪说。

音乐载体革命出现之前,音乐收听形式相对单一。周杰伦、林俊杰等头部音乐人的优秀作品更容易得到曝光,并蹿红大街小巷。这些本身质量过硬的作品,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,一直流行至今。

到了数字音乐时代,音乐的曝光能力从依靠质量转变为依靠渠道。在生命力愈加繁荣的移动端,每一位用户都会被动地接收到各个渠道频繁推送的“神曲”,主动挑选音乐的习惯与能力正在被削弱。所以虽然渠道变宽了,但一些优质音乐被发现的机会则更加渺茫。

车澈认为,近几年来口碑尚佳的音乐综艺,开始成为原创音乐传播的最佳渠道之一。

2017年,车澈与陈伟联手打造了一档说唱类音综。节目的横空出世不但带火了“skr”“freestyle”等网络名词,还将小众的说唱音乐带到了大众眼前。

尽管在探索的路上有过曲折与坎坷,但两年之后的中国嘻哈音乐市场已经初具规模。“这个行业实际上发展了,做巡演的人在做巡演,做经纪人的在做经纪,在唱片的在做唱片,做IP衍生的做IP衍生,整个大行业被带动了。”车澈说。

遵循着这样的逻辑,《我是唱作人》想引发一场关于原创音乐的,不求答案的讨论。

流水纪相信,《我是唱作人》会对原创音乐市场产生一定的影响。“背靠头部平台S+级资源,邀请的八位唱作人也相对来说更有流量和话题度,又兼顾了各个音乐领域。这档节目本身足够主流,可以让更多的人来认识这个华语唱作人的更多元化的面貌。”

音乐多元化的核心在于包容并蓄与公平竞争,在实践中去标签化和劝服性。车澈认为,想要真正地实现音乐多元化讨论,需要达到“观众和唱作人”“唱作人与唱作人”的双重和解。

“音乐行业之间是存在鄙视链的。可能这八个唱作人他们通过比赛、竞技、晋级、淘汰,他们可能依然不认同对方做的音乐,但是会认同做音乐这件事,这是唱作人之间的和解。”车澈解释到。

华语原创音乐或许已经无法回到那个全民只听那几首歌的年代,“好歌”的新标准也正在被各类音乐实验定义。但这场讨论永远不只是属于某一群体,人们在音乐寄托的感情才是这场讨论最大的驱动力。

你最欣赏哪位唱作人?

周 矗

END

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

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,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、社交、长视频、短视频、音频、影视文娱、内容创业、二次元等。

相关文章